鬼故事編號:
storyb11
主題名稱:
不祥之兆
地點:
不詳
涉及人物:
小於,小詩
內容簡介:
鏡子中看不到小於
鬼故類型:
記敘文
版權持有人:
鬼王
原著:
鬼王
關鍵字:
鏡中,鬼魂,不祥之兆
發生日期:
不祥

小於娶了小詩之後,組織了小家庭,他們都有工作,收入普通,但是兩個人在一個完全屬於他們的十天地之中,所能享受到的歡樂,要他們兩人來說一定說不出來,一開口,想起生活的福祉,就忍不住要笑,那裡還能說得出話來。

 像那天晚上,小詩化了妝之後,年輕加上本來就有的七分姿色,就變成了十足的美人。在整個化妝過程中,小於都在一旁侍候看,每當小詩有什麼吩咐,他就「喳喳」地大聲答應,而且雙手下垂行禮,把自己當成是清宮的太監,引得小詩格格嬌笑,幾乎難以化妝。等到化妝完成,兩人臉貼看臉,一起在鏡子前,看看鏡中的自己,和自己的伴侶,都感到心滿意足。

而小於立刻轉過頭來,捧住了小詩的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吮吻他的妻子。

接下來,自然是只羨鴛鴦不羨仙,閨房之樂,有甚於畫眉。

所以,那宴會,他們遲到的了。宴會完畢,回到住所,臨睡之前,自然要卸妝(只有電視劇或電影中的女人才是盛妝睡的),小於自告奮勇︰「我來幫你。」

  在小詩畫眉的時候,小於也曾要「幫忙」,可是給小詩一伸手,輕輕打開了他的手,拒絕的理由是︰「你根本不懂。」可是把畫上去的眉抹掉,這是小於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所以小詩沒有反對。  於是,小於就把沾了卸妝油的棉花,在小詩的眉上,輕輕地抹試看。他要完成這個任務,就必須和小詩面對面,他只是蹲看,去將就坐在慌上的小詩。可是不久就覺得疲倦,所以他一把抱起了小詩,自己坐到了凳子上,再讓小詩坐在他的大腿上為了有最好的面對面效果,小詩自然不能側坐。所以,他們兩人的身體接觸,就充滿了誘惑和挑逗性,那令得小詩忽然俏臉緋紅,打了小於一下。

 開始,是小於面對鏡子,小詩自然背對鏡子了。不一會,小詩就嬌瞠︰「不行,誰知你把人家抹成怎麼樣了,讓我面對鏡子。」

  於是小於並不站起來,就坐看,轉了一百八十度。當他轉動的時候,小詩一直坐在他的身上,這就又帶來了新的刺激,小詩咬看下唇,雙眼也就水汪汪地,分外動人好看。小詩偶一抬頭,略側了側身子,就看到了自己,看到一條畫出來的濃眉已被抹去,一半還在,樣子十分滑稽,她忍不住笑了起來。小於望看小詩,也笑。小詩笑得胸脯起伏,身子搖動,小於有點切牙切齒,突然雙手環住了小詩的腰。看來,卸妝要暫時中止一陣了﹗  而就在這時,眼前突然一黑,燈熄了,收音機的悠揚音樂也停了。停電了﹗眼前變得漆黑,大約有三五秒,他們確然什麼也看不到,可是眼睛能迅速適應黑暗,多少總有一點光亮自窗子外透進來,可以朦朧看到一點東西。小詩已經給小於摟抱得心頭亂跳,全身發軟,她感到小於正把她抱起來,看來,斷電,正是中斷卸妝去恩愛的最好機會。小詩也全然無抗拒之意,只是它是女性,小家庭中有許多事,男人不會放在心上,女性卻會,像忽然停電了,停多久?雪櫃裡的凍魚凍肉會不會變壞之類的瑣碎小事。這種小事,在小詩的心中,也只不過是一閃即過,因為小於已在深吻它的頸,令她不由自主,氣息急促。但是那也使她,有一秒半秒鐘的時詛使她清醒理智,沒有被小尹的挑逗行動所迷醉。所以,她看到了鏡子中的情形。光線極微弱,看到的情景,也十分模糊,他在鏡子中看到了她自己,可是卻看不到小於﹗那一瞥的景象,怪異莫名︰她坐在小於的身上,小於坐在棍子上,忽然之間看不到小於,看出來,她和凳子之間就是空無所有的了,她像是懸空坐看。

那令得她心頭陡然一凜︰小於怎麼會不出現下鏡子之中怎麼會?她用力眨了眨眼,想再看清嫂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因為小於已把她抱了起來,一個轉身,抱看她走向林,把她放到了床上。剛才鏡子之中看不到小於的怪異情景,令小詩十分震撼,所以她一直緊抱看小於,抱得極緊,她不能失去小於,失去小於對她來說是絕不能想像的事,她要緊緊抱看小於,摟緊他,把他的頭埋在他的懷中,以證明小於的存在。小於當然是存在的,而且,由於她異常的回應,興奮莫名,用他灼熱的唇,吻遍了她的全身。  好久,電力供應仍沒有恢復,小詩一直抱住了小於,並且再和他一起在梳妝怡之前,維持看剛才的姿勢,讓小於替她卸妝。那時,已經點燃了一枝洋燭,在燭光搖曳之中,小詩清楚地自鏡子中看到,自己是坐在小於的身上。

 然而,她又不以為自己在斷電之後一剎那詛在鏡中看不到小於是幻覺。她有為日記的習慣,當晚,當小於躺在林上,發出輕微的鼾聲時,小詩在燭光下打開了日記簿,記下了這件古怪的事。她還這樣寫︰「那算是什麼兆頭呢?天︰千萬別是什麼不祥之兆︰我生活太福祉,太甜蜜了,不要有任何不幸的事發生在我的身上﹗」當她寫到這裡時,眼前陡然大放光明,供電恢復了。小干在林上翻了一個身,小詩忙過去熄了燈。

 第二天,小詩整天精神恍惚,極其不安。到了晚上,已經熄燈睡覺了,小詩又硬將小於拉了起來,要小於抱看她去照鏡子。小於累得眼睛也睜不開,和她到了梳妝冶前,小請向鏡子中一看,嚇得全身發麻,雙腿發軟鏡子中只有她一個人,那裡有小於的影子﹗

  她整個人向旁倒,叫也叫不起來,拉得小於也幾乎跌倒,等小於用強有力的手把她拉起來時,她鼓起最大的勇氣,再向鏡子看去,卻又看到小於大是疑惑的神情出現下鏡子之中。小於焦切地問︰「怎麼啦?」  小詩心頭狂跳,勉力鎮定︰「有點……頭暈﹗」 小於忽然大有喜色,伸手按住了它的腹際,揚眉,現出詢問的眼神,小詩「坯」地一聲,在小於的手背上打了下︰「你才想﹗」

  小於睡看了之後,她在日記上又記下了剛才的事,而且加上了如下的句字︰「真耽心死了,是不是不祥之兆?我害怕死了,希望什麼也不是。」

  一夜不安,第二天精神不濟,回到公司,被同事大大取笑了一番,同事們取笑完了小詩之後閒談,一個提到了他昨夜看的一盒錄影帶,電影「天師捉妖」,那是人導演波藍斯基的名作。那同事說「我一個人看,看到老教授發現滿廳跳舞的人,在鏡子中都看不到,鏡中只有他一個人的時候,我嚇得要去照鏡子,肯定自己是人不是鬼﹗」他說著,自以為幽默,就先笑了起來。

  小詩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噎︰鬼不能照鏡子,鏡子照不出鬼來︰人可以看到鬼,但是看不到鏡子中的鬼﹗小詩在剎那之間面色慘白,一個女同事看到,叫了起來︰「你不舒服﹗」小詩忽然有了要嘔吐之感,心在突然而來的極度恐懼之中,會有這樣的生理回應。於是,她的情形,非但沒有再招來同婢反倒惹來了一陣「恍然大悟」的笑聲。

 小詩在定過神來之後,不斷地在想︰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在鏡子中看不到小於?人不能在鏡中看到鬼,那麼,那麼,難道……難道小於是鬼?

 當小詩想到了這一點的時候,她幾乎尖叫了起來,她立時衝向洗手詛用冷水潑自己臉,好使自己從這個可怕的、瘋狂的念頭中醒過來。 當天晚上,當小詩把這一切又重寫在日記上的時候,她已比較鎮定得多,她這樣寫︰「剛才又拉了小於照鏡子,完全可以在鏡中看到他,清清楚嫂連鬚根都看得見。可是那兩次,又不是眼花。會不會……有什麼可怕的事會降臨在他的身上,所以才有這樣的先兆?他會死亡?會變鬼?所以先兆才會叫我偶爾在鏡中見不到他?怎麼辦?怎麼辦?有了先兆,知道了會有不幸的事發生,怎麼預防?怎麼預防?誰能幫助我?天﹗幫助我﹗」

  小詩更不安,一晚轉輾難眠,小於倒是呼呼大睡,偶爾翻一個身,就把小詩緊緊摟在懷中,小詩甚至緊張得把手按在小於的胸口,探他的心是不是還在跳動。 折騰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小於起來,望看嬌顏憔悴的妻子,又是憐惜,又是責怪︰「你這是怎麼了?」小詩哭了起來,伏在小於的肩頭上,一面哭,一面把一切都說了出來,並且提出了要求︰「你……別出去,至少在家裡躲上七天……或者七七四十九天,我托人去找……有辦法的人替你解災﹗」

 小於聽得又好氣又好笑,一下子把小詩的身體翻了過來,伏在林上,伸手在它的豐臀之上,劈劈啪啪,連打了三五下,下手真還不輕,打得雪白的肌後,呈現了粉紅色。他一面打一面斥責︰「少胡說八道,什麼 不祥之兆 ︰我要是快變鬼了,我自己該是有兆頭,不會你有了,我反而沒有﹗」說著,小於雙手又在小詩的身上亂抓亂擾,小詩又哭又笑,兩人鬧了個筋疲力盡,索性不去上班,打電話請了半天假,盡情享受了一個上午。

  下午各自去上班。下班時,小於照例去接小詩,他常常遲到,捱小詩的責怪,不過這一次,倒極準時。他到的時候,恰好看到有救傷車,救護人員把剛才被一輛冒失的貨車撞倒的一個女傷者抬上擔架,他趨近,立即認出了雙目緊閉,滿面流血的女傷者是他的愛妻嬌妻,是他的小詩。他嚎叫看和小詩一起上了救傷車。

  據醫生的說法是︰「送院途中,傷者已經不治。」好幾天之後,小於如同槁木死灰一樣坐在梳妝抬前,看看鏡子中自己憔悴的樣子。忽然之間他知道了︰人不能在鏡中看到鬼的影子,同樣的,鬼也不能在鏡中看到人的影子。小詩兩次在鏡中看不到他,的確是一種先兆,預兆死亡。不祥之極﹗

 

 

 

 

 

 

 

 

 

 

 

 

 

 

1.有意投稿者請按此 投稿,你將會進入一個投稿專用討論區.我們會保留少量修改及收錄與否的權利,感謝你對本網十多年的支持和厚愛.

2.如有內容補充及版權事宜,本網文章部份是由網友提供,本網很難確他們提供的,版權人是否一定正確,如有查詢,請連同文章編號到討論區提出.

 

@2004-09 香港靈異怪談 HONG KONG GHOST 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不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