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編號:
storyb19
主題名稱:
陰陽戀
地點:
學校
涉及人物:
主角,陳?怡
內容簡介:
陳靜怡顯靈
鬼故類型:
記敘文
版權持有人:
鬼王
原著:
鬼王
關鍵字:
學校,降頭師,撞車,顯靈,陰陽戀
發生日期:
不詳

 

這是一所很普通的 學校,所以,總會「普通」地像其他學校一樣發生一個個的故事......

學校一直有一個傳聞,說我們學校前身是一個 降頭師 的祭壇,那 降頭師 臨死前曾下一道詛咒,有人說是 降頭師 不想別人進入他的地方;亦有有說 降頭師 是給自己最信任的徒弟害死,所以施下惡毒詛咒報復,當然還有很多傳聞,真是五花百門,各有特色。而我呢?則永遠只對這些鬼神之說一笑置之。

這天,我如常地和志良一起放學。「今天的西史堂你有訓覺嗎?真的悶到我想死啊!」我抱怨的說。「悶也要上嘛,考試不及格就慘了。」志良也邊歎氣的說。「快轉紅燈了,衝過去~~~~~」我大聲叫志良,於是我倆就發揮出超水準的表現,以九秒九的速衝向前衝。

「呼,衝過了,若陸運會我能跑得這麼快,我就嬴了十年啦!」

志良喘著氣的說。正當我想說話時,忽然背後一把聲音道:「xxx(我)——」我回頭一看,根本趕不及看清楚對方是誰,就本能地大喊:「快逃呀,左面有車駛緊過來呀!」

很可惜,無論我如何喊破喉嚨也不能改變事實,一朵穿校裙的鮮花就被無情地摧毀了,我和志良看著她如何被撞得飛上半空,再掉下來,似乎完全的呆住了。當我再醒來時,只見她已橫倒地上,鮮血滿地,挺恐怖的。志良大膽走近一看,然後回首驚訝的對我說:「係...係陳...陳靜怡呀!」「甚麼!?」我也不禁高呼起來,怎麼會是一向文靜異常的陳靜怡?

翌日,校長於早會上宣佈了她去世的消息,班主任已完全不能自控,邊哭邊伏在男友——王sir的肩上,班中的氣氛於這幾天完全的死寂,似乎也為這個平常毫不起眼的同學默哀。

有一天,我因為被罰留堂而晚了回家,正當我步出校門之際,不知為何街燈全熄了!「不是這麼倒楣吧。」我心想。但附近既無半輛汽車,人影也沒多個,只好硬著頭皮照行好了。「碰!」突然一道驚人的撞車聲又響起了,我立刻回頭一望,可是哪裡有半點影子!這時我感覺到腳好像踩了些甚麼,好奇心的促駛下,即使害怕,我還是把撿了起來。

這好奇心可真害人不淺了,當我望向那東西,竟然是陳靜怡的學生照片!?「鬼啊!」我大叫然後立刻拔足逃跑,但雙腳怎麼不靈了?走不動!再望望那照片,相中的她竟對著我笑!天啊,我撞鬼了。

這時眼前又出現了一道青光,一個身影漸漸浮現......「陳靜怡!」我不禁大喊。的確是她,但她為何要出現呢?

正當我害怕她要如何折磨我,把我弄得生不如死的時候,意外地她卻說了一句:「對不起,可嚇著你了......」

她對我道歉!「你...你找我有甚麼事嗎?」我害怕的道。

「那天我本想把這封信給你,可是...」她那悅耳的聲音似終沒有改變過。我接過信,然後打開來看:to xx 君(我):你好,我終於有勇氣向你寫這封信、說這句話。其...其實我一直也很留意你的,很多人覺得你常常說廢話,但我卻覺得那些話也不無道理的,是他們不懂欣賞吧。今天寫這封信給你,沒有奢求,只希望能和你交個朋友。

from靜怡

「原...原來你...」我有點尷尬的說。」「嗯...」雖然她全身發青的,但不知為何我好像看到她雙頰紅得厲害。在靜寂中,她嬌柔細小的聲音又響起:「你有沒有聽過 降頭師 的傳說?」「有,但都只是傳言吧!」我本想這麼說的,但看到她的鬼魂,我也不禁相信了,所以只放了句「有」。她續道:「我前天見過他,他告訴我他是因為不能和相愛的人一起所以憤而自盡的,他臨死前的確下了咒語,但不是詛咒,而是一份祝福,他祝福天下的人能和相愛的人在一起。

我能跟你相見,也有賴他的幫助。」降頭師的祝福?難怪學校的緋聞總是沒完沒了的。「啊!」她好像有些不妥。不出所料,她有點依依不捨的對我說:「時間夠了,我要走了,希望你能幸福。」我突然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事後我好像在家中醒了,家人說我在八時半回來吃飯後就上房睡了,可是我卻沒有印象。我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別人,我把她給我的信好好保存著,因為這是我倆的秘密。

 

 

 

 

 

 

 

 

 

 

1.有意投稿者請按此 投稿,你將會進入一個投稿專用討論區.我們會保留少量修改及收錄與否的權利,感謝你對本網十多年的支持和厚愛.

2.如有內容補充及版權事宜,本網文章部份是由網友提供,本網很難確他們提供的,版權人是否一定正確,如有查詢,請連同文章編號到討論區提出.

 

@2004-09 香港靈異怪談 HONG KONG GHOST 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不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