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編號:
storyb20
主題名稱:
驚傳屍變
地點:
中國大陸
涉及人物:
鄧老師,鬼
內容簡介:
鄧老師入住凶住死了妻子
鬼故類型:
記敘文
版權持有人:
鬼王
原著:
鬼王
關鍵字:
凶宅,文革,瞎眼.
發生日期:
1960

如果此刻的你,獨自一人坐在暗夜的孤燈之前,請不要讀這個故事。

我不希望在漫漫長夜埵A增加許多因為驚恐而圓瞪的眼睛。

對於我們這個世界,人類的認識是膚淺的。我們永遠無法真正看清這個世界,就好像我們不能隔著活人的皮肉去

看清他的骨骼一樣。

所以,在你我無法感知的四周,總會發生一些靈異難解的事情,如同在燭火盡頭黑暗處的眼睛,無聲凝視著

我們。南坪85號是一棟師範學院的家屬樓。該樓於五十年代中期建成,木質大梁,一磚到底,分上下兩層,每層四戶。

樓前有一棵碩大的槐樹伸展著,遮天閉日,幾乎阻擋了整棟樓的光線。

南坪85號中最早的住戶是師範學院的校長系主任以及黨委書記們。

隨著時代的變遷,住房條件的改善,校長書記們分批搬出了這棟破舊的老樓。

取而代之的住戶都是一些地位不高的教職員工和新分來的青年教師。

樓上203室從六十年代中期就一直空著,即使在師範學院住房最緊張的時候也是空著,沒有人敢住。

據說,這套一室兩廳的房子是 凶宅

>如果要解釋許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想,我們必須從203室的過去講起。這間203室最早的主人叫鄭作維,曾任師範學院的生物系。

五十年代中期這棟樓建成後,鄭作維和校長書記們一同搬了進來,在203室一住就是十多年。據說,樓前那棵大槐樹就是鄭作維剛搬來時栽種的。

後來在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中,地主家庭出身鄭作維受到殘酷的折磨,精神幾近崩潰。

在一次批鬥會上,他的左眼被紅衛兵們揮舞的皮帶扣打瞎了。

這位對革命忠心耿耿的可憐人悲憤與傷痛之餘,終於失去了繼續活著的勇氣。第二天晚上從醫院爬回家後,就在飯菜媦誘U了事先備好的砒霜。

一家四口,連老婆帶一兒一女,不到幾分鐘時間,全家共赴黃泉。

一周之後,要將革命進行到底<br>的革命小將們踹開203室的房門,才終於發現這一家四口橫死的屍體。

由於當時天氣炎熱,每具屍體上都長出了斑駁的屍斑,情形相當可怖。鄭作維的老婆和女兒都倒閉在飯桌旁,22歲的兒子鄭浩倒在門邊。

看得出鄭浩在臨死前想爬出203室,從他伸出的手以及地上的血可以推斷,在死亡前他曾做過非常慘烈的掙扎。

鄭作維的屍體倒在北邊的窗戶下。他的臉上浮著一種奇怪的笑容,鼻孔和嘴巴堻ㄩ砲X血,僅存的一隻右眼凝望著窗外那棵他親手栽種的大槐樹。

在公安機關對現場作出自殺的判斷後,一家四口的屍體就被師範學院的革委會領導出面火化了。

接下來,隨著時間的流逝,伴著文化大革命人人自危的心理,這幕慘劇也漸漸淡出了人們的記憶。

文革後期,師範學院各部門逐漸恢復了正常工作。住房分配小組把這套空了幾年的203室分給了一位姓鄧的青年教師。

這位鄧老師年齡已經不小了,急著要房子結婚,所以並沒在意這棟房子奡縝犒L人。

婚禮順利舉行。到了夜晚,在鬧新房的朋友們散去之後,小兩口寬衣上床,剛要開始羞澀的親密時就聽見幾聲怪笑。

笑聲清晰明亮,彷彿夾雜著些許傷感的味道,猛然聽來竟很難分清是到底笑還是哭。

起先鄧老師還以為是朋友們在跟自己開玩笑,並沒有理會。

可是笑聲一直不斷,有時候還夾雜著幾聲女人的啼哭。

再加上窗外隨風擺動的槐樹枝葉,在寂靜的夜晚就顯得出奇的恐怖。

鄧老師終於明白這棟房子真的在鬧鬼。

於是,他連夜就搬出了203室。可是,恐怖的悲劇並沒有因他的離開而結束。

十個月後,鄧老師的新婚愛人難?,在送往醫院的路上就死了。到醫院大夫們剖開孕婦的肚子,發現了一個早已死去多時的怪胎。這個胎兒沒有眼睛,鼻子上面是一個又大又軟的額頭。

有個好奇的大夫用手術刀輕輕劃開了死嬰的畸形額頭,發現死嬰的頭顱堻熊M沒有長腦子,卻長了密密麻麻幾百個眼睛。怪胎的事很快就被傳開。

處在喪妻之痛中的鄧老師不久也調走了。

在一連串怪異神秘之後,已沒有人再敢住進203室了。這套房子就這?一直空著

 

 

 

 

 

 

 

 

 

 

1.有意投稿者請按此 投稿,你將會進入一個投稿專用討論區.我們會保留少量修改及收錄與否的權利,感謝你對本網十多年的支持和厚愛.

2.如有內容補充及版權事宜,本網文章部份是由網友提供,本網很難確他們提供的,版權人是否一定正確,如有查詢,請連同文章編號到討論區提出.

 

@2004-09 香港靈異怪談 HONG KONG GHOST 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不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