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編號:
storyb3
主題名稱:
食人草
地點:
某?室
涉及人物:
小嚴,麗麗
內容簡介:
食人草食了麗麗
鬼故類型:
記敘文
版權持有人:
食人草
原著:
食人草
關鍵字:
?籠草,食人草
發生日期:
不詳

農科所的宿舍就在農科所後面,這裡是城郊的一大塊土地,所以不像城市裡其他的樓房那樣擁擠。農科所的宿舍最大的特點是,樓下的每一戶都有一個大的院子,院子裡種著各種各樣的植物,有的種菜蔬,有的種花卉,有的種果樹,還有的種盆景等。樓上的每一戶,陽台是特別的大,陽台上也種著各種植物,一點也不比樓下的少,甚至可以看見一戶種的果樹已越過了樓上那戶的陽台。總而言之,這裡更像植物博覽會。

 小嚴 是農科所的研究員,他住的也是農科所分的房子,一個兩室一廳的套房。在這裡有一個好處,不管怎樣,都有足夠的住房分發。小嚴 住在五樓,他的房子陽台被他裝修了一下,安上了鋁合金的窗,但是他的陽台並沒有和其他人家有更大的不同了,因為,在鋁合金陽台上,也是一色種滿了各種植物。不過,小嚴 的陽台已和房間打通了,整個房間和陽台被弄成了一個小溫室,裡面種著許多奇怪的叫不上名字的植物。

小嚴 的女朋友麗麗很喜歡小嚴 的這個溫室,她說,談戀愛不用去什麼公園了,去小嚴 的溫室裡就可以了,好多花比公園裡的還好看呢﹗有許多還可以吃呢﹗看來,麗麗是愛上小嚴的植物園了。

 前幾天,小嚴和麗麗去花鳥市場,麗麗看上了一盆小草,非要買下來不可,小嚴過去看看,原來是豬籠草,那是一種比較奇特的植物,小嚴也很喜歡,於是買了一盆。<br><br>  豬籠草的葉子是綠色的,長得比較奇特,葉子基部扁平,中部很細,中脈延伸成捲鬚,捲鬚的頂端掛著一個長圓形,上半部暗紅,下半部翠綠的「捕蟲瓶」,瓶的中底部稍稍膨大,而瓶頸較細,瓶口有蓋,能開能關。在捕蟲瓶的瓶蓋內側和邊緣部分有許多蜜腺,能分泌出又香又甜的蜜汁,當捕蟲瓶敞開著這蜜罐蓋時,便會招來許多貪吃的小昆蟲。捕蟲瓶的構造比較特殊,瓶子的內壁有很多蠟質,非常光滑,昆蟲一不小心,就會掉進捕蟲瓶中。捕蟲瓶內總盛有小半瓶的消化液,消化液中含有能使昆蟲麻痺、中毒的胺和毒芹鹼,一旦小蟲掉進捕蟲瓶裡,瓶蓋馬上自動關閉,昆蟲很快中毒死亡,不過,所有的肢體都被消化變成豬籠草的營養被吸收。接著「蜜罐」蓋又會打開,等待捕捉下一個獵物。這盆 豬籠草 比較小,有四隻捕蟲瓶,最大的長不過十幾公分,小的才幾公分長。

 麗麗沒事的時候,不知從那裡抓來一些小蟲,把小蟲放在豬籠草附近,一坐幾個小時,看 豬籠草 怎樣吃小蟲。有時候,小嚴 忍不住說麗麗︰「一看就知道你有多無聊。」其實,有時候小嚴 自己也去看 豬籠草 吃小蟲,不過他說他自己是為了「研究」。現下好了,麗麗忙著要考托福,沒時間看 豬籠草 吃小蟲了。

農科所要派 小嚴 去某個山區考察一個星期,小嚴 想著他的小溫室沒人照顧,就請 麗麗 幫他照看一下。 麗麗 是非常樂意的,但是她卻說︰「那可不行,我沒時間。」小嚴 知道她是故意刁難,少不得要哄她一番,於是一個下午陪著她亂逛。 麗麗 在一家珠寶店看上了一隻銀指環,小嚴 不得不掏錢買下,心裡還在想,幸好是銀的,要是金的,白金的,再加上個鑽,小嚴 可就吃虧大了。就這還沒逃掉晚上的那餐飯。吃完飯, 麗麗 心滿意足地接過 小嚴 的鑰匙,笑瞇瞇地說︰「好了,你放心去吧,一切交給我了。」小嚴說︰「你的話聽著怎麼有點跟遺體告別的味道?」其實,麗麗心裡得意呢,找著個看書的安靜地方不說,還白得一頓晚飯。

 於是 小嚴 放心去了某山區。

 一星期後的晚上, 小嚴 從某山區回來了。不過回來的樣子,和去時可大不相同。去時, 小嚴 干乾淨淨的一個小伙子,現下,成了個邋邋遢遢的半大老頭了,連鬍子都長得多長了。你看他的樣子,身上穿著多袋的工作服,工作服上沾著泥,背後的背袋也是泥乎乎的,手上還提著個提兜,提兜裡是一些不知名的植物,根部還連著一砣砣的泥。

不過, 小嚴 現下已顧不上這許多了,他在車站附近的一家小飯店裡吃完飯,坐車回到家,一路上還想著見了 麗麗 要怎樣哄她不要吵,好讓他把這些不多見的植物先種上再說。

可是回到家裡, 麗麗 卻不在,整個房裡都是黑的。她一定是回家去了, 小嚴 心裡想著,打開溫室走進去。可是一走進溫室, 小嚴 就生氣了,這個 麗麗 ,一定是好幾天沒來過這裡了,溫室裡的植物至少有三天沒澆過水了,土壤都干了,有幾棵植物都發蔫了。 小嚴 放下手上的東西,忙著打開水喉給植物們澆水,澆完水,又趕快把那些從山裡帶出來的植物種上。忙了不知多久,小溫室裡又生機勃勃了。

小嚴 順手把小泥鏟裝在工作服的口袋裡,坐在溫室的角上,想著明天見了麗麗 要怎麼樣好好批評她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不知不覺卻靠在那裡睡著了。

 小嚴做了個夢。

小嚴 夢見他坐在他的溫室裡,溫室裡一片黑暗,有一絲光透過溫室門上的小玻璃窗,從客廳裡射過來,使得溫室沒黑到伸手不見五指。他聞到空氣中有甜甜的香味在浮動,使他那頓急匆匆的晚飯化為烏有了。怎麼會有香味呢?他的家裡已經好幾天沒人了,怎麼還會有象甜點似的香甜之味呢?而他的小溫室幾乎是密封的,別人家的香味也傳不進來呀。再說,這已是半夜了,在這個偏僻的農科所,還有誰吃宵夜呀?

小嚴 嗅動著鼻子,可是這香甜的味道確實在空氣中浮動著呀,這絕不是 小嚴 的幻覺。 小嚴 不由站起來,試圖發現香味的來源,這樣做時,他自己都覺得好笑。

 可是,很快 小嚴 就不覺得好笑了,他發現下他前而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瓶,而那香甜的味道就是來自那個瓶中的。那個巨大的瓶有三米來長的樣子,它不是橫地躺在地上,也不是直豎起來,而是斜斜地,瓶底在地上,瓶口斜靠在一個靠牆放著的放花盆的花架上。肚子裡嘰裡咕嚕的聲音讓小嚴覺得餓極了,他開始有些頭腦不清醒起來,他想去看看那瓶子裡是不是藏著好吃的甜點,這個有點貪婪的念頭一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 小嚴 被這種香味弄得失去了正常的判斷力,他忘了想想,這個瓶子是那裡來的?怎麼會在他的溫室裡?

小嚴 小心翼翼地爬上花架,他已經看到瓶口了,他把頭探向瓶口,可是瓶裡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清。 小嚴 此時已被這香味弄的暈頭暈腦了,他忍不住兩手抓住瓶口,把頭向瓶子裡探了又探,整個上半身都探進了瓶內,可還是什麼也看不清。

就在 小嚴 想著怎麼樣可以再向瓶裡探入深一點的時候,他忽然感到微微震動,這震動令得 小嚴 抓住瓶口的手一滑,他整個人就像坐滑滑梯一樣,倒著滑落入了瓶中。 小嚴 一頭栽到在一汪水中,他不小心嗆入了一口,那水腥臭難聞。 小嚴 慌忙翻過身來,從水裡站起來,幸好水不深,只到 小嚴 的大腿處。瓶子仍在微微震動, 小嚴 看到一個奇怪的現象,那瓶子正在豎立起來。他忍不住抬頭看瓶口,卻看見瓶口處正有一個蓋子蓋下來,這讓處在瓶子裡,很黑暗地方的小嚴,彷彿看見頭頂上的天空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明亮正常的天空,而另一部分是黑暗的天空,在小嚴不太清醒的眼睛中,似乎那黑暗的天空中還隱隱有著雷電。

這在 小嚴 的眼中真是可怕極了,他頭頂上一片閃著雷電的黑暗天空,正逐漸把明亮的天空吞噬。 小嚴 驚恐地大聲叫起來,可是這叫聲起不了一點兒作用,明亮的天空越來越少了,終於在一陣急劇的震動中,黑暗的天空吞噬了整個明亮的天空,一切都更加黑暗了。

這是一種極度的黑暗,讓人心悸的黑暗,彷彿是死亡前的那種無法描述的黑暗,不止是四周的環境黑暗,人心裡也是一樣的黑暗。 小嚴 已經驚恐得叫不出聲來了。四周那腥臭的氣味瀰漫起來,讓 小嚴 簡直沒法正常呼吸,而且,站在水裡的雙腿有種麻酥酥的感覺。要出去。一定要出去﹗ 小嚴 手腿並用,想沿著瓶壁爬上去,可是瓶子下面大,向上就細了,這樣就形成一個內向的斜坡,並且瓶壁光滑,無處抓住可以用力的地方。 小嚴 拚命向上爬一點點,一下子就又滑了下來。

小嚴 在不知道多少次失敗後,已沒什麼力氣了,他靠在瓶壁上喘著氣。這是那裡呢? 小嚴 在這個時候才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不過這樣仔細一想, 小嚴 忽然覺得很荒唐,他的小溫室裡怎麼會有這麼大的一個瓶呢?而且居然是個會發香味的瓶,香甜的像是甜點的味道。他從來不知道他自己有這樣一個巨瓶,而且他確定也不是 麗麗 的,那它是什麼呢?

 想著, 小嚴 不由伸手摸了摸瓶壁,他驚奇地發現,這個瓶的瓶壁並不是想像中那樣硬的,而是有點韌性的,這會是什麼呢?這時, 小嚴 不知為什麼想到了豬籠草,他想到了 豬籠草 的捕蟲瓶,好像和這個很相像哦。 小嚴 又仔細摸了摸瓶壁,他覺得真的很像 豬籠草 的捕蟲瓶。 小嚴 慢慢想起,有一種蟲被豬籠草的捕蟲瓶捉住後,會用牙咬開捕蟲瓶的瓶壁,那麼,他可不可以也把瓶壁弄破了出去呢?

想到這裡, 小嚴 趕快在身上找鋒利的東西,要打開瓶壁。他在工作服的口袋裡摸到了他常帶的小泥鏟,他心裡一喜,有救了。

小嚴 心想,要快一些挖了,他已覺得麻木感在身上漫延。瓶壁的韌性極好, 小嚴 已挖了很久了,雖然也從瓶壁上挖了一些屑,但是還沒見到挖通。 小嚴 覺得麻木感已漫延到手臂了,他就快舉不起小泥鏟了。但他仍堅持一下一下地挖著,他不可以死在一個瓶子裡。就在 小嚴 快要倒下的時候,瓶壁忽然被挖出了一小塊空洞,一絲絲光線和一點新鮮空氣湧了進來, 小嚴 原本麻木的手臂也有了力量,他又用力向四周挖著。終於,那個洞已挖到足夠大了, 小嚴 從洞中擠著爬了出去。

小嚴摔到在地上,他渾身已沒有力氣了。他向門口爬去,想打開電燈開關,看看那個瓶子是什麼,但是他渾身無力,頭也昏昏沉沉的,他慢慢爬著,可是他太疲倦了,還沒爬到門邊,已全身無力了。他想歇一下,但是他一停下,沒一會兒,他就睡著了。

  小嚴 是被一陣電話鈴聲驚醒的,在醒來的一霎那,他還在想著那個夢,想要看看那個瓶子,可是睜開眼一看,原來是一場夢。真是個好笑的夢, 小嚴 心裡想,原來人也會貪吃的,貪吃並不只是昆蟲的專利,我在夢裡就那麼貪吃。 小嚴 想著,丟掉手中的小泥鏟,爬起來跑出去接電話︰「喂?」 「小嚴啊,你回來了?」原來是 麗麗 的媽媽,「 麗麗 呢?」

小嚴心裡有點奇怪,「 麗麗 不是回家去了嗎?」

 「沒有啊,她有三天沒打電話來家了,我想想不放心,所以打個電話來問一下。」

「她沒回家?那會去了那裡?」小嚴心裡有點害怕,「我昨天回來時她就不在,我還以為她回家了呢?」

 「這,這,麗麗會去哪兒呢?」麗麗的媽媽也著急起來。<br><br>  「她會不會去了同學朋友那裡呢?」小嚴安慰著 麗麗 的媽媽。 麗麗 的媽媽想了一下,說︰「我再打電話去她的幾個好朋友那裡看一下。」

 「好的,你先找找她,如果有事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小嚴 放下電話,心裡總覺得怪怪的,他不由想起那個怪夢。 小嚴 又走回溫室,他想去看看那 豬籠

 一走到 豬籠邊上,小嚴 就發現 豬籠最大的捕蟲瓶上有個洞﹗

 那個洞在捕蟲瓶的底部上三分之一處,直徑有一個厘米,能看見瓶裡底部的黑色液體,而瓶口上的蓋子正處於半開合的狀態。

 小嚴想到了夢中的一切,身上止不住一抖。他又看看其它的三個捕蟲瓶,在第二大的那個捕蟲瓶底部的黑水中,小嚴發現有個亮亮的東西在裡面。小嚴心裡更有了一種不安,他想在打開那個捕蟲瓶來看一下。

 他拿了一把小刀,把捕蟲瓶先從豬籠草的葉子上割下來,然後用刀縱向地把捕蟲瓶切開。捕蟲瓶切開的那一剎那,黑色的水從捕蟲瓶中流出來,弄髒了 小嚴 的手,一個小小的指環從流著黑水的捕蟲瓶中掉了出來。小嚴 彎下腰撿起那枚指環,那正是在臨去山區前,他送給麗麗的那枚銀指環。

 

 

 

 

 

 

 

 

 

 

 

 

 

 

 

 

1.有意投稿者請按此 投稿,你將會進入一個投稿專用討論區.我們會保留少量修改及收錄與否的權利,感謝你對本網十多年的支持和厚愛.

2.如有內容補充及版權事宜,本網文章部份是由網友提供,本網很難確他們提供的,版權人是否一定正確,如有查詢,請連同文章編號到討論區提出.

 

@2004-09 香港靈異怪談 HONG KONG GHOST 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不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