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編號:
storyb8
主題名稱:
皮衣
地點:
中國大陸
涉及人物:
惠惠,小敏
內容簡介:
買皮衣經過
鬼故類型:
記敘文
版權持有人:
鬼王
原著:
鬼王
關鍵字:
皮衣,羊
發生日期:
不詳

小敏和惠惠在街上閒逛著。

 小敏過兩天就過生日了,男朋友小謝因為在外地出差沒時間給小敏買生日禮物,於是給了小敏錢,叫她自己上街去買。

 惠惠被小敏拖到街上去陪她買東西,可是逛了一天了,小敏也沒看上比較合適的。

 「你就放低一點眼光吧﹗」惠惠沒力地對小敏說。

 「那可不行﹗」小敏翻著眼睛說,「要不小謝會說我沒品味的。」

「得了吧,那讓他自己陪你來逛﹗」「嘿嘿,他不是忙嗎﹗我要理解他才行,對不?我要支援他的工作,對不?」小敏一臉的皮笑肉不笑的模樣。

 「打住打住﹗你少來了﹗」惠惠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翻了小敏一個大白眼。「咦,你看那邊。」小敏碰了碰惠惠的手臂,指著街對面說。街對面上一家門面看來不大的小店,小小的玻璃櫥窗只放得下一個塑膠模特兒,那個模特兒的身上穿著一套式樣時髦,剪裁得體的衣服,是那種米黃色的。惠惠被小敏拖過馬路。站在櫥窗前仔細地看那套衣服,原來是一套羊 皮衣 ,上衣腰身收得很好,V型領上有了個小立領,後背開了個小小的叉,齊上腹處只有一粒鈕扣。下體是條七分緊身褲, 褲角處開叉,上面鑲著三粒小銅扣。最底下是一雙同色的小羊皮靴,斜斜的跟,後面開拉鏈,靴上除了三道折紋沒什麼裝飾,簡潔漂亮。 小敏忽然就喜歡到不得了。 走進那家小店,卻是一家專賣皮衣的店,店裡面掛著各種不同樣式不同顏色的皮衣,男式女式的都有。

 小敏和惠惠於是一件一件地看那些皮衣,做工都是很精細的。

店舖裡站著一個女人,那女人笑嘻嘻地對小敏和惠惠說︰「隨便看看,這些都上澳洲進口的綿羊皮,樣式也是獨此一家的。」  小敏心裡估計著櫥窗裡模特身上穿的那套皮衣,估計最低不會少於兩千,不知道這裡可不可以還還價。

 「外面模特身上的那套皮衣要多少錢?」小敏裝作漫不經心的模樣問。

 「加上那雙皮靴一齊要一千五。」女人笑著說。「哇,這麼貴?」小敏其實是沒想到這麼便宜的,但是她故意裝作這個價錢貴的讓她吃驚的模樣。 「小姐,這不算貴啊,你要知道,這羊皮全是進口的上等皮料。」女人微笑著。「話是這樣說,可是還是很貴的,你看看今年外面的皮衣全都減價拋售呢,你還開這麼高的價錢?」惠惠接過口說,惠惠和小敏出門買東西,是最好的殺價拍擋。 「小姐不如試一下,如果覺得合適,再談價錢也不遲。」女人依舊微笑著。

 「那好吧,」小敏故意裝作想了一下的樣子,「你就拿一套給我試試吧。」 女人從模特身上脫下那套衣服給小敏試。 惠惠問那女人︰「怎麼沒有新的嗎?模特身上的多不好啊﹗」 「我們這裡主要是訂做 皮衣 的,這些都是樣板,看好了量身訂做,這樣比較稱身一些。」女人一邊將衣服遞給小敏一邊解釋。 小敏換上了那大衣服,真是稱身,就像是專門給她做的似的,鏡子裡的小敏平白地顯得多了幾分雍雅之氣,高貴而美麗。「看看,多漂亮啊﹗」女人在小敏身後說。 「要是訂做的話,要多久啊?」惠惠問那個女人。「一般是四天。」  「哇﹗那太久了,過兩天是我生日,這樣可來不及﹗」小敏一邊轉著身子一邊說。 「我們可以加快的,不收加快費。」女人解釋著。 「價錢還是貴了﹗」惠惠說。 「你看多少錢合適?」女人反問。 「五百還差不多﹗」小敏一下子殺出個地價來。

 「那怕是連一件也買不到﹗」女人說,「你看看外面的皮衣,呵呵,這個價錢啊,買個背心差不多。」 「那你說說你最低賣多少?」惠惠斜眼看著她,小敏趁機去換下那套衣服。「一千二給你們吧﹗」  「不行,你是定做的,不是馬上拿貨走,我們還在考慮你再做的皮質有沒有那麼好,時間上的問題,做工是不是還有這麼精,萬一到時有問題,不合適怎麼辦?最多六百﹗」惠惠咬緊著牙,明知道這個價是不可能的,可是抱著能還下來最好,還不下就再一點點往上加的心態說。  女人低頭想了一下︰「一千給你們,最低了﹗」 小敏拿著換下的皮衣走過來,往女人懷裡一放︰「算了,還要再等兩天呢,價錢又高,我們走吧﹗」 這往往是小敏和惠惠殺不下來價錢時玩的最後一招︰走﹗看她拉不拉回來。

 小敏和惠惠走向門口時,聽到女人低低的聲音︰「哎,八百給你們吧,能行就回來,不行也沒辦法了﹗」 小敏看了惠惠一眼,兩個人都有些驚喜,原以為最低一千已經很賺了,沒想到最後還是能再殺下兩百來。 小敏於是訂做了一套,惠惠看看這價格確實是便宜,也跟著訂了一套,小敏訂的是米黃色,惠惠訂了一套淡紫色的。

 說好兩天後來拿衣服,那天正是小敏生日。 走出 皮衣 店,小敏和惠惠覺得餓了,一轉頭髮現邊上有一家小吃店,上面寫著「特色小吃︰烤羊肉串,羊肉泡饃,手抓羊肉」等。 惠惠和小敏商量了一下,實在是走累了,也不想再找地方,於是走進小店去吃羊肉。 一人要了一碗羊肉泡饃,外加十串烤羊肉串。 東西端上來時,小敏和惠惠吃了一驚,那碗大的嚇人,足夠兩個人吃的,那羊肉串也是巨型的,那裡像街邊那些袖珍型的﹗ 味道真是不錯﹗小敏和惠惠一邊走還一邊還回味著剛才的那餐羊肉宴,那羊肉不膻臊,肉質細滑,帶點油花兒,卻不膩。  回到兩人住的地方,小敏和惠惠忙打開電視,看《流星花園二》去了,一邊看一邊吃零食,討論最後道明寺和姍菜是否能和好。

 兩天後,小敏和惠惠去拿了 皮衣,做的確實很好,兩人滿意地付了錢。 小謝打電話來說去住的地方接兩人出去吃飯,於是小敏和惠惠忙著換上新的 皮衣。<br><br>  穿好新 皮衣,兩人在客廳裡互相看著,一紫一黃,豔麗的耀眼,兩人笑著說,等小謝來一定會嚇一跳的。

 小敏正和惠惠說著話,忽然覺得 皮衣 緊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小敏看看惠惠,發現惠惠和她一樣,臉色都有些發紫了。  小敏和惠惠手忙腳亂地想脫下 皮衣,皮衣 卻像是長在了身上一樣,鈕扣也打不開,皮衣 也越來越緊,兩人的手腳開始沒力,軟軟的,小敏只覺得眼前一黑,就昏倒在了地上。小謝下班買了一打黃玫瑰,那是小敏喜歡的。來到小敏和惠惠的住處門口,他整理了一下體上的西裝,按響了門鈴。 可是,很久都沒人來開門,小謝拿出手機打裡面的電話,他在門口都聽到電話鈴一陣一陣地響,卻沒人接電話,他再打小敏的手機,手機也是在裡「嘰嘰呀呀」地唱,卻沒人接聽。

小敏去了那裡? 小謝拿出鑰匙來開門。 小謝有小敏的大門和房間鑰匙,但是他一般都不用,防止打開門後會出現一些令人尷尬的場面,小敏是和惠惠同住嗎。打開門,小謝忽然被什麼撞了兩下,差點摔倒,他看見兩道白色的東西從腿邊跑過。 藉著樓梯間裡暗暗的光線,小謝看見是兩隻肥肥的綿羊正跑下樓去。 奇怪了,她們住的地方怎麼會有綿羊呢?小謝進了房間,裡面沒人,小謝找遍了房間的每一處,兩個人都不在,但是兩人的手袋都扔在沙發上,手機和錢包都在裡面,甚至連鑰匙也在包裡,可是,人呢?

小敏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個羊圈裡,羊圈裡擠著十來隻羊。小敏想爬起來,卻發現自己只能手腳並用地在地上爬。她不由地低頭看了自己一下,天哪,自己那裡還有什麼手腳啊﹗明明是四隻小羊蹄啊﹗小敏差點再次暈過去。 她看見一雙腳走到了她面前,難道是惠惠嗎? 小敏費力地抬起頭,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卻是 皮衣 店的女人,那女人看見小敏在看她,她慢慢蹲下來,冷笑著問小敏︰「 皮衣 很便宜吧?哈哈,你們這些貪便宜的小女人啊﹗」說完她站起來走掉了。

小敏向四周看了看,這時,一隻綿羊走到了小敏的身邊,小敏一眼就認出那是惠惠。小敏和惠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由地流下眼淚來。 這個羊圈是在一幢樓的一層的院子裡,地上鋪著溫暖乾燥的乾草,還有一個大的食盆,裡面是米飯。 小敏看了看其他的羊,她發現那些羊和她一樣,全是女人,她能看見那些女人原來是人時的模樣,有漂亮的,有醜的,但都是皮膚細膩,白白嫩嫩的女人。  小敏不由地哭起來,她和惠惠哭著依偎在一齊。 半夜,羊圈的門被打開了,進來的是那個 皮衣 店的女人,她後面還跟著個男人,卻是皮衣店隔壁那個賣羊肉泡饃的頭家﹗他們看了一下,那男人伸手捉住一隻肥肥的羊,拉著走了。小敏開始緊張不安,她豎起耳朵來聽,隱約聽見有羊「咩咩」地慘叫聲。  小敏問其他的羊,她發現自己發出的也是「咩咩」地叫聲,不過,她說的話那些「女人羊」是聽得懂的。  她問她們那只半夜被帶走的羊去了那裡,沒有誰知道,而且,每晚都會被帶走一隻,有時有新的羊被送來,但是被帶走的卻再也沒有回來。  小敏心裡害怕極了,她想到那些漂亮的 皮衣,還有那羊肉泡饃,那細滑的羊肉。小敏忍不住嘔吐起來。 以後的幾天,那個皮衣店的女人和那羊肉店的頭家總是在夜裡來,帶走一隻羊,有時候,會有新的羊被送來這裡,那些羊都是一樣的遭遇,都是穿上了皮衣店的皮衣。

  小敏每一次都觀察那兩個人來時,她發現他們在進入羊圈的時候是不關門的,很快選一隻肥羊帶走。而他們來時,所有的羊都嚇得擠在羊圈最裡面。  小敏偷對惠惠說了她的發現,她對惠惠說︰「今晚他們再來時,我們躲在門邊,趁著他們開門的機會跑出去。」 「這樣行嗎?」惠惠小聲問。「不知道,可是一定要試一下﹗」小敏堅決地說。

 「可是,就算是跑出去了,我們還是羊,會被人抓的呀。」惠惠輕輕抽泣著。 「可是,如果不跑出去,用不了多久,就會輪到我們了,你想想看,那些被帶出去的羊,一定是被殺了,那我們連一點希望也沒有了。」小敏悲傷地說。 「那好﹗就這樣吧﹗怎麼也要試試﹗」惠惠停止了哭泣說。 那天半夜,小敏和惠惠就臥在門邊上,所有的羊都有點奇怪地看著她倆。 門被打開了,那女人和那個羊肉店頭家像平時那樣走進來,沒注意門口有兩隻羊。 小敏這時罔顧一切地衝了出去,惠惠也跟在後面衝了出去,她們聽見那個女人的驚叫聲和那個羊肉店頭家有低喝。 小敏衝出羊圈,外面是個小院子,院子裡亮著燈,一條長長寬寬的木凳擺在小院的門口,凳上放著幾把不同的刀,燈光被刀反射,刺的眼疼。 小敏一頭撞出了院子,外面是一條黑黑長長的巷子,她不辯方向地衝進小巷。 她聽見後面惠惠跟著跑時的奔跑聲,還有那一男一女追她們時的腳步聲,還有羊圈裡的羊們「咩咩」地叫聲。小敏只顧跑。 可是,還沒奔出巷子,小敏就聽見惠惠的叫聲。 她回頭看了一下,那對男女已經抓住了惠惠,那女人正把惠惠往回拖,而那男人卻向小敏追來了。小敏罔顧一切地掉頭狂奔。 小敏聽到那男人的腳步聲離她越來越近了,就在這時,她衝出了小巷子。  巷子外是條不大的小街,有燈光,但已經沒有行人了。

  小街上不遠處有有個小小的攤檔,有個胖胖的老女人在賣東西,桌子邊上坐著兩個落魄的男人,正低著頭吃麵條。 小敏向著攤檔跑去。 那個羊肉頭家忽然張口叫道︰「麻煩幫我攔一下那隻羊﹗」  吃麵條的兩個男人抬頭看了一下,然後站了起來,攔住小敏奔跑的方向。 小敏呆住了,她停下來,看著面前的兩個男人,不知道要跑到那裡才能逃出生天,那羊肉頭家已經追近了,她左右看著,沒方跑了。

 那個羊肉頭家已經快到她後面了,小敏急了,她不願再回去等死,於是她一頭向著攤檔的桌子下鑽去。  那是個賣茶葉蛋和麵條、餛飩、水餃的小攤檔,小敏在攤檔裡鑽來鑽去,一不小心就撞上了胖女人用來下麵條的爐子上,爐子上一鍋下麵條用的滾水一下子翻下來,全倒落在小敏的身上。  不疼,小敏覺得好像身上的毛在落,然後她就昏了過去。

  小敏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地上,身邊蹲著那個小攤檔的頭家娘,那個頭家娘吃驚地看著她。 小敏從地上爬起來,她不由地哭了,是做夢嗎?不像。 她看看自己身上,仍是穿著那身 皮衣,只是皮衣皺皺的,還很臟。  那個胖胖的攤檔頭家娘,下了一碗麵條給小敏,可是,她吃不下,那胖頭家娘問她是怎麼一回事︰「我明明看見是個男人追隻羊,羊撞倒了麵條湯的鍋,一鍋湯都倒在了羊身上,我急著看看,誰知道,那羊居然變成了個大姑娘﹗」  頭家娘見小敏不出聲,顧自嘮叨著︰「那追羊的男人一轉眼就不見了,那兩個吃我麵條的傢伙趁機跑了,連麵條錢也沒給。」

  小敏聽著那胖頭家娘的嘮叨,不由地一下子哭出聲來。 胖頭家娘忙安慰小敏,小敏停了哭,想了一下問頭家娘︰「你親眼看見我從羊變成了人的?」

  「那是沒錯,這可是稀奇事兒﹗」 「如果我叫警察來,你會給我作證,你親眼看見我變成人的吧?」  「警察?」頭家娘猶豫地看著小敏。 「只要你肯作證,我會給你錢的﹗」小敏著急著。

  「我不要你錢,我只是怕和那樣警察打交道,哎,不過大娘看你也怪可憐的,就幫你一回忙吧﹗」

  小敏向頭家娘借了一元錢,在附近找了個投幣的電話撥了110報了警。

 警察很快就來了,小敏向他們述說了事情的經過,可是,沒有誰會相信小敏,兩個警察相互看著,不停地盤問小敏,他們覺得好笑,其中一個掏出電話按小敏說的手機號給小謝撥了電話。

  在小敏的再三請求和頭家娘的竭力作證下,警察終於決定去小敏逃出來的地方去看看。 小敏帶著兩個警察和那個頭家娘在黑黑的巷子走,她憑著記憶找到了那個小院的門口。

 院子裡黑黑的,院子門在警察的拍打下終於打看,開門的正是皮衣店的那個女人,小敏用冒火的眼睛盯著她,她打著呵欠問警察什麼事。走進小院子,院子裡果然有個羊圈,羊圈裡有十來隻羊。 小敏仔細看,卻再也不能像原來那樣看出每隻羊是什麼樣的女人了,她更認不出哪一隻是惠惠。  警察看了那些羊很久,沒發現有什麼不同,那都是肥肥的綿羊,躺在乾草上睡覺。  「惠惠,惠惠……」小敏不停地喊,可是沒有哪一隻羊理她,她聽見皮衣店女人的冷笑聲。  警察沒辦法了,看看說︰「明天再處理吧。」 小敏不由地急起來,她怕惠惠被那個女人和羊肉店頭家殺了,她想起自己是被滾水燙後變回來的,於是她衝進女人的房間,找了一瓶開水,向著其中一隻羊潑去。 開水潑在羊身上,羊「咩咩」叫起來,身上的毛被燙脫落了,可是,卻沒有變成人。 皮衣店的女人開始叫起來,說小敏是瘋子。 警察沒辦法,只有強製地將小敏拉走了。 小謝來接小敏了,小敏扒在小謝的身上大哭起來,可是,她沒有辦法,她找不到惠惠了。 小敏和小謝回到家裡,她向小謝說起她和惠惠的事,小謝才想起來那天來開門後看見的兩隻白白肥肥的綿羊就是小敏和惠惠。

  小敏和小謝都想不出來怎麼樣去救惠惠,小敏太累了,在小謝的懷裡睡著了。 小敏醒來的時候,小謝不在,邊上有個紙條,小謝去上班了。天黑了,小謝還沒回來,小敏不由地一個人走上街去。 不知不覺,小敏走到了那個皮衣店,皮衣店已經關上門了,只是店裡亮著燈,小敏忍不住走過去,卷門上的小門並沒有關緊,小敏透過門縫處向裡看。

  那個女人正從在店裡,她手中拿著一張皮,只是看起來並不像是羊皮,比羊皮薄而且柔軟,那女人用剪刀在皮上剪,很快裁剪好了,女人就將裁剪好的皮放在縫紉機上縫,女人的手藝很熟練,皮在縫紉機上遊走,小敏看得喘不過氣來。 很快一件皮衣縫製好了,女人將皮衣舉起來看,一副欣賞的樣子。 那皮衣看起來根本就不是羊皮衣﹗

 可是,女人用一瓶噴霧劑在皮上噴了兩下,然後用一塊海綿細細地擦,整件皮衣開始光亮,最後,女人將擦好的皮衣掛起來,可不正是一件羊皮上衣?小敏出了一身冷汗。  那女人掛起皮衣,有意無意地向著門口看了一眼,小敏覺得那眼光中充滿了嘲笑和冷漠,還有一種殘酷的快意。

  小敏轉身跑了開去,直覺那女人的眼光還在追著她。  好久過去了,小敏幾乎已經將那件變羊的事忘記了。 只是惠惠一直都沒找到。  偶然一次,小敏不知道如何又走到皮衣店的那條街,她驚奇地發現,皮衣店已經不在那裡了,原來是皮衣店的地方開了個鮮花店,店裡是個年輕的女人。小敏好奇地看了又看,才走過去,不想另一個店門口站著一個人,沖小敏笑著說︰「小姐,來吃羊肉吧,這裡的羊肉又便宜又好吃﹗」  小敏嚇了一跳,抬頭看去,卻是原來那個羊肉店的頭家,正站在那裡笑笑地看著她。

 

 

 

 

 

 

 

 

 

 

 

 

 

 

 

1.有意投稿者請按此 投稿,你將會進入一個投稿專用討論區.我們會保留少量修改及收錄與否的權利,感謝你對本網十多年的支持和厚愛.

2.如有內容補充及版權事宜,本網文章部份是由網友提供,本網很難確他們提供的,版權人是否一定正確,如有查詢,請連同文章編號到討論區提出.

 

@2004-09 香港靈異怪談 HONG KONG GHOST 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不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