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編號:
storyb9
主題名稱:
陌生人的木梳
地點:
不詳
涉及人物:
甜甜,小薇
內容簡介:
拾到附靈的木梳
鬼故類型:
記敘文
版權持有人:
鬼王
原著:
鬼王
關鍵字:
木梳
發生日期:
不詳

今年冬天的氣溫明顯比往年冷,家裡的熱水器偏偏又壞了,小薇在極不情願的情況下,被迫來到了公共浴池裡去洗澡,沒辦法為了晚上能睡個好覺?只得認命了,年輕的小薇擠在形形色色的赤裸的女人中,顯得很養眼。

同室好友甜甜正在家裡為小薇準備著晚飯。她跟小薇是同學,從國小到現下的大學都是,所以兩個親如姐妹。甜甜跟小薇在校外租了一間小屋住在了一起,兩人互相照顧,讓遠在家鄉的父母減少了一份擔心。

  甜甜比小薇大了幾天生,所以甜甜待小薇像妹妹一樣,就連勸說洗澡也是如此。小薇本不想去洗澡,一是天太冷了,二是不想在公共浴池洗,三便是甜甜白天趁沒有課的時候,已經在學校的學生浴池裡洗完了,所以這次只能讓小薇自己去。

甜甜推著攘著,可算把有些嬌氣的小薇勸了出去,還說,等小薇回來,晚飯就會做好了的。看著小薇提著甜甜自己為她準備的洗澡用品獨自出去了,甜甜終於喘了一口氣,回身一邊把肉下鍋,一邊拿著英文書,背起英文來。

好一對讓人羨慕的好朋友喔﹗小薇在充滿蒸氣的浴室搓洗著身子,對面的兩個胖女人在大聲的閑侃著家務。小薇皺著眉頭,洗澡本是輕鬆的事,這兩個家庭主婦白天還沒聊夠啊﹗想著,有些煩的小薇低下頭把她濕濕的長髮甩在了額前。

搔了搔,塗上了洗髮精便揉了起來。 伸手小薇閉著眼睛在浴筐裡摸索著她的木梳。糟了,走得太著急,甜甜忘了給我拿木梳了,怎麼辦,洗髮精的泡沫流到了小薇的眼睛裡。小薇趕忙擦了擦眼睛,只能借一把了。

於是她拍了拍旁邊正在洗頭髮的女人的肩膀。「大姐,我的 木梳 忘記拿了,可不可以把你的借給我用一下﹗」小薇微閉著眼睛,因為洗髮精的泡沫不斷的流著自己的眼睛,搞得小薇的眼睛難受極了。在小薇模糊的視野裡,只見那女人伸手遞過來一個棗紅色的 木梳 。小薇一見非常高興的看著面前的這位大姐,道了聲謝,便把紅 木梳 接了過來。小薇擦了擦了眼睛,看了看這把 木梳,晶瑩透亮,秀著一股子靈氣,小薇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對會這一把 木梳 看上半天︰「這紅木梳真不錯﹗」小薇笑言了一句。 那大姐沒出聲,可能是浴池太吵雜了,再上人家正在洗頭髮,沒聽清吧﹗想著,小薇又看了看紅木梳,真的很漂亮。想著便再一次低下頭一邊用水沖洗頭髮,一邊梳了起來…… ……

 「叮咚……」門鈴響了,是小薇回來了,甜甜把最後一盤菜放到餐桌上,便高興的打開了門︰「小薇,回來啦﹗頭髮梳沒梳,我忘記給你帶木梳了。」

 小薇披著頭髮,彷彿沒有看見甜甜一樣,連鞋也不脫便徑直進了屋子。 甜甜皺了皺眉︰「小薇,你怎麼不脫鞋子就進了屋了?你的浴筐呢?你不會把浴筐丟在浴室裡了吧﹗老天,那洗髮精可是我今天新買的耶,飄柔護髮素也是很貴的咧﹗」

 「砰」小薇的房門關了,瞬間,甜甜看到了小薇手裡的那把陌生的紅木梳。這傢伙,該不會是氣我不給她拿木梳吧﹗不可能的呀﹗小薇不是小氣的人呀﹗好奇怪噢﹗

 甜甜穿上了她的大衣,敲了敲小薇的房門︰「我去浴池找浴筐,你老人家快出來吃飯吧﹗要不然飯都涼了,知道了嗎?」說完,甜甜便轉身走到大門口,打開門,融入有些冷的茫茫夜色中。  好一會兒,甜甜開門進了來,她抬頭看了看屋子,小薇這個傢伙,怎麼把燈都關啦﹗說著,她把剛剛找回來的浴筐放到了鞋櫃上,便開燈進了屋。

  小薇搓搓有些凍僵的臉頰,脫下沉重的大衣︰「小薇,飯吃了沒?」說完,甜甜聽著屋子裡小薇的回應,竟然沒有動靜。甜甜有些急了,小薇怎麼這樣啊﹗不就是忘了幫她帶木梳嗎?至於這樣嗎?甜甜走進餐廳,見飯桌上的飯菜,小薇竟一點也沒有動過,都涼了。甜甜更是生氣了,將飯菜重新熱了熱,便又開始叫到︰「小薇,你快點給我出來,你媽說了,不讓你丟飯頓的。快點。」小薇還是沒有動靜。

  甜甜堵著氣,又一次走到了小薇的房門前,拍著門︰「小薇,你快點出來,如果你真的生氣了,你就出來把話說清楚,對,我是忘記幫你帶 木梳 了,但,你回來就只帶了一個 木梳 回來,你是不是有點過份啊﹗我不管你的那把紅 木梳 是買的也好,是撿的也好﹗我都為你這次小氣的舉動感到不可理喻﹗」甜甜十分生氣的說。

  可是,屋內還是沒有動靜,甜甜漸漸停止了拍門的動作,小薇不會出什麼事吧﹗想著,甜甜本能的扭了扭門鎖,門被反鎖上了,甜甜急了,連忙回到自己的臥室裡,拿出一把備用鑰匙,焦急的把門打開。

 門開了,屋子裡一片漆黑,小薇沒有開燈,淡淡的月光透過窗上的冰霜花映出了小薇的影子,小薇坐在床上,正用一把木梳 梳著頭髮。甜甜舒了一口氣,伸手摸到了開關︰「老大,我還以為你要自殺呢?嚇死我啦﹗」再怎麼甜甜和小薇也是多年的好朋友,所以甜甜還是不記仇的笑著打開了燈。

 燈開了,只見小薇正坐在床上,那油黑的長髮全部都遮到了臉上,她就那樣呆呆的坐著,呆呆的向前梳著自己的頭髮。甜甜的笑容立即僵在了臉上,甜甜倒吸了一氣,只覺得頭嗡了一聲。 好一會兒,甜甜的神經穩定了一些,視覺也沖激了一會兒,才放下心來︰「小薇,你幹嘛把頭髮梳到前面,想裝貞子啊﹗嚇死我了,鞋也不脫就上床,還有大衣,我算是越來越搞不懂你了老大﹗」

 甜甜像朋友一樣跟小薇坐在了一起,看著小薇的頭髮。只見小薇像沒聽見甜甜的話一樣,依舊梳著自己的頭髮。 「小薇,這把紅梳子那裡弄的啊﹗很漂亮啊﹗」甜甜伸手抓住了小薇拿著梳子的手,可哪知,小薇的手勁竟出奇的大,甜甜也震驚的把手縮了回去︰「甜甜,你的手……好涼﹗你今天好怪喔﹗」

  甜甜擔心的看著小薇,而小薇還依舊梳著自己的頭髮。  「小薇?」甜甜的聲音有些顫粟,她看著小薇竟對自己的話毫無回應︰「小薇,你怎麼了,別嚇我﹗

說著,甜甜顫動著手輕輕的撥開了擋住小薇臉的那一叢頭髮。  那是一張如紙白的臉,她的眼睛瞪如牛眼,微泛著魚肚白。她的嘴有些誇張的張得好大,一絲乾涸的血漬掛在嘴角,這還那裡是養眼的小薇,這活脫是一張屍體的臉,一張可怕的、忍受著痛苦死亡的、扭曲屍體的臉。

 甜甜驚叫著從床上滾落到地下,但晚了,小薇的那冰冷攝人的手已經在甜甜的脖子上遊走著。甜甜死命的敲打著地板,掙扎著讓自己再喘上一口氣。小薇漸漸的合上了自己過分張開的嘴,但轉而卻變成了獰笑。甜甜掙扎著伸手想抓住小薇的手,但小薇的手指甲已經漸漸的嵌入了甜甜的喉嚨裡,於是,她的喉嚨斷了。小薇撤回了手,笑著舔舔指甲尖的血,然後,將手,伸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這是一個下著雪的早晨,警察一大早便包圍了甜甜和小薇的家,四周瀰漫著一種濃重的瓦斯味。一夜的時間,燃氣灶燒穿了甜甜為小薇溫菜的鍋底。警方在她們的臥室裡找到了她們的屍體,死得好慘,小薇把甜甜掐死了,然後竟也掐死了自己。警方都猜對了,但唯獨他們漏掉了,屍體旁的一把棗紅色的 木梳 ……(完)

 

 

 

 

 

 

 

 

 

 

 

 

 

 

 

1.有意投稿者請按此 投稿,你將會進入一個投稿專用討論區.我們會保留少量修改及收錄與否的權利,感謝你對本網十多年的支持和厚愛.

2.如有內容補充及版權事宜,本網文章部份是由網友提供,本網很難確他們提供的,版權人是否一定正確,如有查詢,請連同文章編號到討論區提出.

 

@2004-09 香港靈異怪談 HONG KONG GHOST 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不可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