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飛行物體

Page 1 Page 2

江蘇
香港
香港

如果說,這類記載還有點中國古代小說家的神秘主義筆調,那麼,北宋著名科學家沈括筆下的飛碟則應該有較大的可信性。他的《夢溪筆談》是中國古代的科學巨著。而沈括是中國古代傑出的科學家。
沈括在《夢溪筆談》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嘉佑中揚州有一蚌甚大,天晦多見,初見於天長縣陂澤中,後轉入□社湖,又後在新開湖中,凡十餘年,居民行人常見之。余友人書齋在湖上。一夜忽見其蚌甚近,初微開其房,光自吻中出,如橫一金錢。俄頃忽張亮,其大如半席,殼中光如銀,珠大如拳,燦然不可正視,十余裡間林木皆有影,如初日所照,遠處但見無赤如野火,修然遠去,其行如飛,浮於波中,沓沓如日。古有明月之珠,此珠色不類月,熒熒有芒燄,殆類日光。崔伯勛曾為明珠賦,伯勛高郵人,蓋常見之,近歲不復出,不知所往。樊良鎮正當珠往來處,行人至此,往往維船數宵以待見,名其亭為還珠。

沈括所記載的是誤傳嗎?如果不是誤傳,那麼,這個能夠飛行的發光物又是什麼呢?


宋朝大詩人蘇斌在鎮江金山寺也曾見到過不明飛行物。這一天,他遊金山寺,寺僧仰慕他的詩名,盛情款待,當晚留宿寺中。這一夜的二更天,東坡尚未入睡,只見一個光亮的物體在江心降落,並發出光燄。他用詩記錄了這個奇觀:是時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江心似有炬火明,飛燄照天林鳥驚。悵然歸臥心莫讓,非鬼非人竟何物?”寫完了詩,作者又加了個注:“是夜所見如此。”說明這不是夢中所見,更不是虛構,而是實見。蘇東坡所見的能飛行的光亮物體似乎很少有誤傳的可能,那它是什麼?是飛碟嗎?蘇東坡發出“非人非鬼竟何物”的疑問是非常自然的。就是今天的人們,還不能很自信地回答他的問題。

飛碟在畫家的筆下,也留下了足跡。1892年,即離開現在大約100年,南京城裡的市民們曾蜂擁在朱雀橋邊,仰頭觀看空中的飛行物。畫家吳友如目睹了這個情景,並畫下了當地群眾仰頭觀看天空中出現奇怪天象的情景:萬眾擁擠,有的仰望空中,有的互相談論,有的發著驚嘆。天上有一個圓球,閃閃發光。這個圓球,不是太陽,因為是在晚間;也不是月亮,因為月竟不會飛行。畫家在圖上題記:“九月十八日晚間八點鐘,時金陵地南隅忽見火球一團,自西向東,形如巨卵,色紅而無光,飄盪半空,其行甚緩。…約一炊許,漸遠漸滅。”

從記載看,這個飛行物的速度不快,溫度也不高,因此,人們能夠“舉頭仰視,甚覺分明”。它停留的時間也比較長,約有一頓飯功夫。

上一頁

Page 1 Page 2

香港靈異怪談 mainpage主頁

@2004-09 香港靈異怪談 HONG KONG GHOST STORY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不可複製.